欢迎来到公海

2013年12月 欢迎来到公海 > 企业内刊

西双版纳笔记

编辑:著名作家 张炜

西双版纳就像一个梦幻,自小就在脑海里萦绕。已看过她太多的图片和文字,只不知道真的走近会是怎样的情形。在大家的经验中,许多美丽是经不起就近打量的,那样只会让人失望和悔恨。可是西双版纳,大家不可违拒地走进了你的秘境。

人如果享受到过多的氧气会发生醉氧,而从北方来到西双版纳的人,会有一种醉绿。因为这不是一般的绿,而是人间大绿,是置身热带雨林之间,到处都是蓊郁,是浓荫匝地,是让人惶惑的青翠欲滴。百鸟喧腾,异兽长啼,显然来到了另一个世界。这世界对大家有些突兀,得让人好好适应一番才好。

如果长期生活在这里,大家将如何消受这大绿簇拥的日子?有点难以想象。比起这里,北方的干燥,裸露的石土,还有无法告别的阴霾,几乎已经让人习以为常了。而这里的绿色又太多太盛,空气太过洁净。一切都得从头领略,从头开始,面对一场人生的惊喜。

西双版纳的老茶树王绝不罕见。古老的茶林留下来,在新的时代吐放新芽,供人们品尝时光之味。好大的叶子,好苦好香,经过了特别的工艺更变得醇厚,可以冲泡出琥珀金色。

在丛丛密林间散布着一间间普洱茶作坊,游人喜去,循香而至。这在外地人看来是多少有些神秘的地方,因为裹在山内,小鸟敛声,真好比古代道家的丹砂之地,不可轻易示人。不过好客的现代普洱人会引游客从路口进入,然后坐在草寮里,聊聊茶事,小口品一下他们的酿制。

有一位蓝布裹头的老婆婆,她毫不费力地攀上一棵古树,采下一兜乌叶,准备了特别的礼物。她算好了将有一群年过花甲的男人从远城来,这些人最记得当年滋味。原来他们是四十年前的支边青年,曾在此地披星戴月干了十年。这些人后来终得回城,有了儿孙,如今算是旧地重游。

老茶树王,你是深山的见证,雨林的芬芳。

十三亿人口的大繁衍,有了一场亘古未有的大开发。从内陆到边疆,从疆内到疆外。西双版纳当然也不会例外,她经历了一次次开发,增添了一处处新区。

人们担心开发的斧钺砍伤神树,新区的高楼吓走孔雀。到处暴土喧腾,人兽共烦,荒诞流淌,大象倒毙。如果出现了这样的情形,那就是灾难往南延伸,也是时代的可怕恶兆。

大家都听说西双版纳有了新式傣村,它那儿金色闪烁,尖塔处处,椰林芭蕉。不同的是墙壁坚厚,电梯通畅,一色的现代内设。住在这样的地方听野物啼唱,当是都市人的一种幻想。

几个朋友深入了不止一处学问旅游新区,去真实感受这一切。新村与周边山林老寨融为一体,相谐相配,共享宁静。

人们恐惧的现代开发,喧哗一起万物遭殃,也是欢迎来到公海人能够深深体会的。他们于是造楼宇,兴文事,护原始,煞费苦心。

在现代化与自然化的两难之间,欢迎来到公海人尽了心力,做出了新的选择。

让大家祝福西双版纳,祝福她有一个更好的明天。(有删节)

返回顶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